-调查-玩命骑友竞速逆行跑山放坡时速超汽车

调查|玩命骑友竞速逆行跑山放坡时速超汽车

重点

在自行车骑行微信群里,妙峰山又一次跟“摔”联系在了一起。

山路,急弯,极速下坡,风在耳边,景化成影。京西门头沟,海拔1291米的妙峰山,被北京骑行圈公认为“公路车圣地”。但是,当“放坡”速度高达50公里/小时,摔倒了不仅是皮肉之苦,甚至有生命之忧。

“又有人摔了。”

“在哪?”

“妙峰山。”

在自行车骑行微信群里,妙峰山又一次跟“摔”联系在了一起。

山路,急弯,极速下坡,风在耳边,景化成影。京西门头沟,海拔1291米的妙峰山,被北京骑行圈公认为“公路车圣地”。

但是,当“放坡”速度高达50公里/小时,摔倒了不仅是皮肉之苦,甚至有生命之忧。

上周末,本端记者走访了北京骑行圈里几个热门“赛道”——妙峰山、怀长路、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发现在速度与激情的背后,有诸多安全隐患,需要重视和管理。

妙峰山:自行车从渣土车旁穿过

每当大风把北京的天空打扫得碧蓝如洗,站在城区里,就能看见心向往之西山。在这个山区占总面积62%的城市,人们总是对山有一种神秘的蠢蠢欲动。

上周六,又是一个大风天,大多数人还只是远远看山的时候,骑手们已经出发,去跑山了。

走京拉线,看见金顶妙峰山的牌楼转向北,上妙峰山路,就算是真正进了山。妙峰山路,路况不错,但是急弯一个接着一个。曾经,这里是北京摩托车爱好者的挚爱。但由于跑山的摩托车长期以来逆行、超速、噪音扰民,2020年8月14日起,妙峰山路正式禁摩。

就在牌楼下,记者看到了禁摩的标牌,同时,也有在此集结的自行车骑友们。这里的几个小卖部,成为他们补给的重要站点。小卖部老板娘,一边给骑友递矿泉水,一边对记者说,“现在骑摩托的没了,骑自行车的多了。”

骑友们有的是结伴而来,甚至有面包车领骑;有的则是单独骑行,小方就是一个人。“我慢,最高也就四五十公里(时速)吧,有的‘大神’能到七十,比不了比不了。”小方说的是放坡——从山顶顺坡而下,“爽啊,真爽。”

记者开着车,沿妙峰山路向上,导航一路提醒“前方急转弯”、“限速40(公里/小时)”。汽车绕过突出的山石,视线难免受阻,所以只能小心翼翼放慢车速。这时,对面时不时会有快速放坡下山的骑友,擦车而过。在一个叫杨岭茶棚的地方,记者找到空旷处停下车。

时近正午,上午上山的骑友,此时正好放坡下山。他们中大部分都明显比山路上的汽车快,无论是小轿车、SUV还是公交车,都不是放坡自行车的对手。最惊险的,是自行车快速从渣土车旁边穿过。

“最怕对面突然出现一辆卡车。”小方承认,当放坡超车时,会越过道路中间线,借道,实际就是逆行。如果对面来车,非常危险。

怀长路:自行车、摩托车、机动车混行

城西是西山,城北是燕山,在昌平,也有骑行圣地。

离开妙峰山,走六环上京新高速,到昌平,转上昌赤路,行驶到怀长路路口,会看到一块标牌——骑友,注意安全。

2008年北京奥运会,公路自行车有昌平段,铁人三项就在昌平十三陵水库库区举行。所以,昌平附近的奥运路线,也备受骑友们追捧。最近,这里还将迎来北京自行车联赛,怀长路正是其中一段赛道。来此体验的骑友们,因此越发多了起来。

和禁摩的妙峰山路不同,怀长路并没有禁摩,所以机动车、摩托车、自行车混行。同一个急弯,出现多种车辆混行时,路况最为复杂和危险。3月底,北京电视台曾关注该路段的交通安全问题。当时的节目中,日常巡逻的交警,连续发现摔倒在路边甚至山崖中的骑友。呼叫救护车施救的同时,交警一再提示骑友:“慢一点,慢一点……”

记者在怀长路边的沙岭新村停车,这里有多处急弯,路边的宣传标语清楚地写着:“骑快骑慢,量力而行;骑远骑近,以适为度。”看着顺坡而下、飞驰过弯的自行车骑士们,这里的村民们都见怪不怪。“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有比赛,这也不是赛道,这是马路啊。”一个刚刚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村民说。

记者注意到,沿着怀长路,安全标语几乎每一两百米就会出现一个,但是速度一个比一个快的骑友,也比比皆是。有村民说,这条路最近几年,经常整修。以往被大卡车压得坑坑洼洼的路面,越来越平整,这大概也是能吸引骑友的原因。

奥森:机动车道成自行车赛道

除了跑山、放坡,在北京,还有很多适合刷圈的地方,比如,最有名的奥林匹克森林公园。

奥森绕圈“赛道”的知名度,被一个“奥森事件”破圈了。2020年夏天,媒体曝光了奥森附近骑友竞速的新闻。在这条围绕奥森南园,大约6.3公里的“赛道”上,有些追求速度的骑友,结队拼速度,闯红灯,走机动车道,频繁发生摔倒等意外。

尽管在骑行APP上,奥森绕圈的成绩还在不断被刷新——今年最好成绩是9分07秒,均速39.64公里/小时,极速54.41公里/小时。但在那次“奥森事件”后,骑友们不再大规模集结于此。奥森绕圈的常规起终点是西南门,也是最容易看见骑友的地方,但记者上周末,只看见零星的骑友。他们全都非常规范地骑行在非机动车道上,也没有为了速度而闯红灯。

在此处的红绿灯边,有一块因“奥森事件”而新添的标牌,写明“前方1公里机动车道、人行道不通”。这正是这条热门“赛道”的最大痛点。记者停好车,换上共享单车,跟着一个骑友的身影,从奥森西南门,往北向奥林西桥骑行。骑友沿着非机动车道渐行渐远,远远地,可以看见他突然往主路机动车道一拐,消失在奥林西桥的车流中。

记者蹬着共享单车骑到了这段非机动车道的尽头,这里被一堆土石堵住。骑友们除了穿过绿化带,进入机动车道,别无他路。

从“奥林事件”到现在大约10个月时间,这段被打断的非机动车道依然如此。

骑友:每年都能听说严重事故

“你听过‘京城骑行圈第一案’吗?”小飞是一个有十几年骑行经验的资深骑友,听说要聊骑行安全的话题,他开门见山,“圈里是死过人的,而且每年都能听到严重事故。”

骑友们都知道,著名的环法自行车赛,几乎每年都有专业选手因事故丧生。而在北京的骑友圈,也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比如“某某山,每年都‘收人’”。

小飞说的案例,发生在2015年9月12日。当时,刘某某和二十余人一起开展往返门头沟的骑行活动。在返程放坡时,发生单方交通事故,摔倒在地,昏迷不醒。送医后,因重度颅脑损伤死亡。事后,刘某某家属起诉同行的骑友及运动项目协会。经二审,在2017年9月,法院判决骑友汤某等人承担相应赔偿责任。

“这事当时引起了很大轰动。”小飞说,谁也没想到一起骑车要承担责任,“以前只觉得,放坡爽,摔得疼,没想到出这么大事。”

公路自行车和山地车不一样,特殊的脚踏将人的脚和自行车踏板锁在一起。如不经解锁训练,很多骑友摔倒时都是连人带车一起摔,很容易发生严重事故。“事故多发在回程。”体力不支,下坡速度快,天色渐暗。“自己骑都有可能出事,更别说还有机动车了。”

骑友们喜欢竞速,尤其智能设备的引入,让骑友可以有随时比赛,在同一地段,不同时间,刷最快纪录。追求速度是安全隐患的内因。而外因就是复杂的骑行环境。“在山区,混行路段,自行车往往比机动车还快,但路权又极低。”小飞承认,追求速度让很多骑友选择危险的路线。但北京又缺乏适合骑友们的封闭路段。“我举个例子,山区有的路是有隧道的,按法规,自行车不允许进入隧道。但前方只有一条路,不走隧道就过不去。”

小飞说,参加正规的俱乐部,在有安全车保障的情况下骑行,是目前骑友可以选择的最现实的安全措施。

北京市隆安律师事务所杨晓波律师介绍,从回龙观到上地的北京首条自行车专用道,有明确限速——15公里/小时。但是我国的道路交通安全法中,却没有人力自行车的限速。这是一个法律的盲区。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 记者 孙毅

编辑:匡峰

流程编辑:郭丹

骑车很牛逼的叫什么?

叫法很多。骑公路车的一般都叫”PRO“。其它车(山地车、花式街车等)一般叫”某神“”某哥“较多。具体还有因人特点鲜明而有的绰号。

参加uci的公路车国际赛事(三大环赛、世锦赛、古典赛比如巴黎-鲁贝cx赛)的运动员都称为“PRO”,像计成(曾进入职业车队参加环法赛事)就是“PRO”之一,个人绰号“中国环法第一人”(因为他是中国自行车业第一个有资格进入环法这个百年鼎级赛事的中国自行车运动员)。所以骑公路车很牛的一般”叫PRO”,遇到一群牛人称呼“PRO们”。

计成(中国环法第一人)

 克里斯 弗鲁姆,很瘦但超强技术和耐力,环法四联冠,绰号“外星人”,是PRO中的PRO。

荷兰选手范德普尔,赢得公路车CX赛、公路车耐力赛和山地车Xc世界杯三个冠军,绰号”范德彪“、”开挂王“(具有惊人的天赋和跨界技能,并几次在山地车XC世界杯赛中赢了”大神尼诺“)

国内山地车业余级选手no1,封宽杰,绰号“山神”(山神封宽杰)

国际山地车XC选手,多次XC世界杯冠军,舒尔兹 尼诺,绰号“大神”(大神尼诺)

国内玩山地车、街车动作很有名的张京坤,绰号“坤哥”、“天梯舞者”。

国际XC山地车女选手Jolanda neff (约兰达·内芙),绰号”泡面姐“(崔克厂队)

国际XC山地车女选手Emily Batty(艾米丽巴蒂)绰号”万人迷“(崔克厂队)

求教,我喜欢骑山地车去下楼梯什么的,但是经济能力有限,请大神推荐几款价格低,耐用实用的轮组。

Mavic CrossRide呀。水货1000以内能搞定。
小杆子?你还是问问你身边的朋友吧。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