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青春梦想的动漫「青春热血梦想日本动漫三十年」

关于青春梦想的动漫「青春热血梦想日本动漫三十年」

2020年,吉卜力电影《千与千寻》时隔18年在中国重映。

黄海亲自操刀设计海报,一众一线演员配音。剧情一帧没剪:误入神秘世界的千寻,生存与治愈,拯救与成长,构建了剧情的主旋律。2001年在日本首次上映时,《千与千寻》就创下了304亿日元的超高票房,甚至超越了《泰坦尼克号》,成为日本史上票房最高的电影。

18年后它宝刀不老,票房三天就突破了1亿9200万元,吊打隔壁迪士尼的《玩具总动员》。

看《千与千寻》的观众低龄化不会特别明显,因为这部电影承载了太多,是无数80、90后放飞想象力的童年,也是对美好动画世界的向往。

事实上,在日本动画这个璀璨星空中,《千与千寻》只是一个里程碑,宫崎骏也只是其中一颗耀眼的星芒,那个充满可能的世界,还有很多故事可说。

#1

梦想永不凋零

2020年1月27日,科比去世第二天,日本漫画家井上雄彦发了条推特,只有三个字:很悲伤。

上万人在下面追忆悼念,发科比和樱木的漫画合影,如在一个寒冷清晨,丢了炙热青春。

大三那年,井上彦雄辍学前往东京,成为《城市猎人》作者北条司的助手,一连几次投稿,都反响平平。

有天漫画编辑找北条司催稿,意外看见井上雄彦在草纸涂抹,便问他准备画什么。他沉思一会说:想画篮球。

很快,他在短篇《紫色枫情》中创造流川枫,在《喜欢红色》中推出樱木花道。少年红发如火,那是青春的颜色。

1990年,《少年JUMP》开始连载《灌篮高手》。连载前,为忽悠编辑通过,他说,篮球只是幌子,这是个爱情喜剧。时逢NBA黄金年代,海南的队服取自洛杉矶湖人,湘北的队服参照芝加哥公牛,而流川枫的投篮姿势,复刻迈克尔乔丹。

NBA元素之外,那是一个充满热血的故事。世间百般艰难,但只要有勇气就可一往无前。男儿当入樽。

漫画影响力越来越大,1995年,《少年JUMP》因连载《灌篮高手》,单期销量653万册,日本平均每12人便手持一册。《灌篮高手》单行本推出后,十余年间,卖出1亿4000万部。

九十年代,台湾最火综艺《龙兄虎弟》,独霸周末黄金档,收视率连续三年无人能敌,最终却败给动画片《灌篮高手》。

1997年,内地开播《灌篮高手》动画片,因收视率太高,有南方电视台被迫配上字幕:高考后还将复播,请安心备考。

有人在虎扑追忆:

当时情况是什么呢?马路上这个点见不到人,小到7、8岁,大到25、26岁都在看。然后很快,整个区各种各样篮球场。雨后春笋般建造起来,篮球风靡!我们都是学这个才懂篮球。

当年球场上,总有人模仿抢篮板的樱木,跳投的三井,以及潇洒上篮的流川枫。场边有女孩围观欢笑。

亲历一代人常会说:不是因为NBA才看的篮球,而是因《灌篮高手》才看的NBA。

那个红发少年和他的伙伴,给青春留下滚烫烙印。那个夏天阳光太足,回忆起来总睁不开眼。

当年17岁的姚明,常被人说成长得像赤木,他愤愤回应:你才像赤木,你们全家都像赤木。

多年后,他到休斯顿火箭,看到总经理时,小声问身边人:你看他像不像安西教练?

1996年夏天,编辑部收到《灌篮高手》新一期手稿,打开后集体发呆。

樱木最后一投逆转山王工业,可湘北下一场便被淘汰,故事飞速跳到数月后,樱木在海边疗伤,读着晴子来信:大家都在等你回来。

《少年JUMP》看到结局,大受震惊,多次与井上彦雄沟通,在数次苦劝无果后,一怒封杀井上雄彦。数千人给他写信,请愿让灌篮高手复活,他执拗不肯。

在当时,没有人理解井上彦雄的决定,也许是因为编辑部对剧本的干涉,注水,打怪,升级,夺冠,外传。资本替井上已经铺下了接下来的路,井上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完成,就可以名利双收。

他对公司说道:“对我来说,没有其他结局比这个结局更棒”。弃笔断更,毅然决然。

是啊,梦想不是做梦的想象,不是一帆风顺,天才在历史面前太过廉价,一次意外就可以让天才报废。

这种残酷的现实,第一次让日本动漫开始脱离于“爽文”式的发展,就算是主角团也要经历悲欢离合,也要经历生离死别,甚至要接受中途陨落。这种思想,在后续风靡全球的热血漫中逐步体现。

日本热血漫画动画的灵魂拷问是——

无论你如何努力,梦想都可能会被现实击败,但最重要的,是当你深知这一点时,你还要不要去追求。

比如《犬夜叉》里有一段,战国时期的女巫桔梗,死在爱人的怀里。

比如《海贼王》里,索隆毕生练剑,誓要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但当他遇见真正的高手,才看清楚自己的局限性,付出了血的代价。

如此残酷的情节,某种意思上是不适合小孩子观看,但在日本这个国度,家长们会将孩子们誉为“风之子”,即使严寒,也不能裹成棉花,而是迎风奔跑。

如果一个人从小只在美好虚妄的童话国度中长大,那他对这美好就不会珍惜,也很难得到成长。

只有当我们看清楚这世界的黑暗面,才会真正懂得“梦想”“追求”等等伟大词汇的可贵之处。

同为三大热血漫的火影,也有这样的描述。

鸣人一段话,表达出“忍者世界”贯彻到底的三观。

忍者的才能中最重要的,并不在于能使用多少的术,最重要的,是绝不轻言放弃的毅力

径直向前,决不违背自己的诺言。

销量世界第一的《海贼王》则源于那两句贯穿全文的台词:人的梦想,是不会结束的。

#2

平凡亦有可期

上班族,每天挤着快线,在人流车往中赶往公司上班;家庭主妇,每天算计着家长里短,在超市大减价的时候疯狂出手。

丈夫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中,却往往被家中的琐事纠缠得休息不宁;妻子带着满心的期盼等待丈夫,却经常迎来一身酒气。

这,就是臼井仪人在他的经典漫画《蜡笔小新》中为我们描绘的日本,甚至是韩国、新加波、泰国、马来西亚——也许还有中国等亚洲家庭的缩影。

不过,尽管野原家经常陷入种种麻烦当中,但是这个令人困惑的家庭却能在日本的“漫画、电视剧登场的理想家庭”评选中占据三甲。

“好色的爸爸”“小气的妈妈”“调皮的小孩”还有只呆萌的狗,这种组合会幸福吗?《蜡笔小新》给了我们的答案。

爸爸一遍享受在拥挤的早班地铁和周围女孩的推攘,走在路上看到美女立刻两眼发光,平时喜欢喝啤酒,喝醉了便在家里耍酒疯闹得老婆束手无策。工作上,多年待在科长的岗位上迟迟未见升职的意思,反倒是一天到晚被上司训骂。但就是这么个爸爸,却格外有底线。

他虽然是万年科长,但一直以来勤勤恳恳地赚钱,将家里的财政大权交由妻子,每个月领零花钱买点喜欢东西或者应酬。

自己穿着打折的旧西装,却让妻子买上各种名牌包包衣服护肤品。

面对漂亮女人会心动却从不越界,咖啡店美眉留了他电话,每天发消息给他,最后还约他出去。

广志却回复,年轻小姑娘约会还是找年轻小伙子比较好。然后继续面对美伢的大手大脚花钱和小新无休止的闹腾。经常帮妻子做家务活,假期带着家人出游,他说,“和家人在一起,看到家人的笑容是最幸福的时候!”

美伢为了照顾家庭辞职做了全职太太,她像中年大婶一样聒噪,喜欢免费打折的商品,遇到喜欢的东西也会幻想自己成为女神的模样,可她心甘情愿地接受了妈妈和妻子的身份。

虽然常被父子调侃屁股大三层肥肉的老太婆,还会为了省钱而花钱买打折的东西,但是很体谅外面辛苦工作的爸爸。自己即使很辛苦,有了家人的理解她也很满足。

至于小新,那是个和柯南一样,活了1000多集,依旧五岁的孩子呀。

当自己的愿望得不到满足的时候,会嘟起嘴然后默默的转过身去画圈圈,让妈妈感到愧疚,然后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也会喜欢动感超人到爆,任何动感超人的英雄气概都会影响到这个小孩子,包括标志性的“哈~~哈~~哈~~~~~”

看到美女姐姐就会激动的冲上去,害羞的问一句,小姐,你敢吃青椒么?作为搭讪的开始。

至于那些成年人的隐喻,对政客的嘲讽,放在五岁的孩子身上只会有皇帝新装的暗喻,而不会引起站队,引起左右,引起太多不必要的争端。

2009年9月11日臼井仪人意外坠崖身亡,直到最后,小新依旧五岁,那也许是我们回不去的纯真童年。

说到纯真童年,不得不提到另一外动漫《樱桃小丸子》,在我有限动漫观看量里,这也许是最让我治愈的故事。

小丸子没有多啦A梦无穷无尽的发明,所以不玄幻;没有小新天马行空的行为逻辑,所以不出意外。

小丸子是个很普通的小姑娘,有点很童真的小姑娘心思:所以哪怕偶尔使点小坏,比如赖床、哭闹、小心机,也让人觉得情有可原。值得一提的是日本的动漫作品有个基本政治正确,即:

质朴热血的男主角,娶到高贵冷艳的公主;或质朴呆萌的女主角,搞定高贵冷艳的王子。

在此过程中,对手,一般是装模作样、西化且富裕的伪善者。这个简直贯穿一切漫画。

比如大雄要追求静香,总要搞定炫富狂魔小夫;小新总是帮助美伢搞定各色炫富阿姨,帮助班主任搞定玫瑰班班主任;反过来,平民女主角比如《交响情人梦》的野田妹,也需要搞定多贺谷彩子和孙蕊那些高高在上的隐藏情敌。

但这点敌我矛盾,在小丸子的故事里是被软化的。常见的是:花轮又炫富了,又矫情了;但面对小丸子的率真,花轮摆了一半的造型忽然垮掉,开始“呃,不对呀,剧情不该是这样的呀”这类懵懂姿态。

我很喜欢这种处理法——毕竟,都还是孩子。

世上没有那么多,针尖麦芒必须你死我活的事。

成年人的时间太多蝇营狗苟,这时候小丸子的家庭小院,小新的双叶幼稚园,老友记的咖啡馆,同门客栈的后院,总会让人在某些时刻短暂跳出世俗的苟且。嗯,虽然明天醒来依旧是这操蛋的人间,但咱们至少治愈过,不是嘛。

#3

凡人比肩神明

1979年,这一年,电视游戏开始崛起,游戏机和无线遥控车抢走了小男孩的注意力,机器人变得不再流行。日本动画界迫切地需要一个新的作品来抢回机器人玩具的市场。

这时,一个奔四的光头动画导演感觉变革时机已到,他准备了一份企划,他要做一个真正的、自己想做的故事。

他叫富野由悠季。富野由悠季拿着这份企划书找到了漫画家安彦良和,结果对方看过企划后,凝重地对他说:“你的故事,早了世界十年。”

富野由悠季回答:“那就让世界前进十年好了。”

也对,那可是昭和啊,日本人买下半个地球时代。

然后,就是那部划时代的《高达》出现了。不过,高达首次播放时,其实反响并不好,甚至因为收视低迷而被砍掉了9集。然而腰斩过后,收视率和模型销量却逆势上扬,不但创造了惊人的销量,连续三年重播,首饰屡创佳绩逼近30%。

《高达》是一部和之前所有机器人动画都不同的作品,它彻底抹掉了机器人的意识,让机器人成为完全的工具、武器。

但剧情仍然可以简单归纳为一句话:热血的正义战胜邪恶。

满足了人类对人体力量完美想象的阿姆罗,在一个全新的宇宙世纪0079年,个人技术加上初代的性能堪比战场上恶魔的存在,驾驶着初代的各种逆天操作是全剧PPT画质仅有的流畅画面,让现在的人看了也不禁感叹,四十年前的作品好像也还可以啊。

一幕幕经典镜头,一个个熟悉的攻击动作,开启了日本动画新类型:真实系机器人动画。

无数的衍生作,大量的子系列,高达站立于大地之上。谁能想到,这一站就是40年,这40年后还能有这么多的人痴迷着GUNDAM呢?

但昭和的幻梦终有破灭的一天,平成萧条到来。断供,卧轨,跳崖种种不幸的新闻充斥在人间的大街小巷。每天打开新闻,总有数不清的悲剧袭来。

迷茫的人群需要一束光,需要一名叫做“勇气”的光。

很快,这束光将从日本迸发,随机照亮了一个时代的孩子——这束光叫奥特曼。

奥特曼的故事极其简单,乃至重复。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人类遭遇危机,凡人比肩神明。而核心主题也全部写在了雷欧OP1的歌词里:‘谁都不能忘记勇气,忘记善良的心。’

是的,勇气与善良就是整个奥特曼宇宙的信念。

自打奥特曼诞生开始,当过主角的就没有任何一个有过面对强敌临阵脱逃的情况。即使敌人再强大,人间体们都会拿出变身工具,化身成为奥特曼。

他们看起来永远都是乐观主义者,打不赢,撤退之类的词语从来不曾出现在他们的字典里。泰罗奥特曼里面,最后一集奥特之母重回地球,光太郎向她交回了奥特徽章,失去了变身的能力。

但导演依然不忘直截了当地告诉小朋友们,我们人类凭借自己的双手也可以像奥特曼一样打败怪兽。就这样,泰罗王朝的最后一个怪兽就被东光太郎用石油爆炸给玩儿死了。

《迪迦奥特曼》的女主角居间惠有句台词历久弥新地经典:“当我第一次看到奥特曼的时候,我以为我遇见了上帝。

#4

尾声

2019年夏天,京阿尼大火,36人死亡,35人受伤,这是日本平成以来最严重的纵火案,除了逝去的灵魂画手们,还有被烧毁的无数原稿。国内外一阵唏嘘,b站将动漫区域变成了黑白色来哀悼这场无妄之灾。

如今两年有余过去,京阿尼仍在坚定地前行并出品新的动画,他们的目标如同无数动画人的目标一样:“少年永远逐风,梦想永不凋零”。

求一动漫名字,是一些人驾驶机器人打篮球(好像是篮球吧,要不是某些棕色的球)出了有好几年了8年左右吧

出自动漫《飞篮扣杀》

有一部日本动画,人驾驶机器人打篮球似的,叫什么(・・?)

《BASQUASH!》
日文名称:《バスカッシュ!》
拨放时间:2009年04月
剧情简介: 故事背景设定在宇宙某处拥有月亮的行星「アースダッシュ)」,月球上拥有高度科技发展的都市「Mooneyes)」对於阿斯达修的人们来说,象徵了梦想与希望,并且时时刻刻的向往著前往月球。而在阿斯达修上有著能够进行各式用途的机器人,人们也热衷於驾驶机器人进行的篮球比赛「BFB」。
主角「ダン」的妹妹由於机械人引起的意外导致双脚不便行走,因此他对於「BFB」的竞赛有著相当程度的反感,并且想著要带妹妹前往月球医治双脚。这样的ダン偶然间遇上了一位少女,同时也初次驾驶了机器人,之后对於能够自由奔跑、跳跃的感觉无法忘怀的丹,终於去现场看了 BFB 的竞赛,而一切的传说就从这里开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